• …… - [没法分类的东西]

    2009-05-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krxiaoyu-logs/39308323.html

    从小对地震有莫大的恐惧,小时候去美术馆看画展,一张描述邢台地震时候人掉入大地裂缝的油画像梦魇似的刻印在脑子里。

    去年上班还能上网,每天哭的眼睛肿到工作不能,还是忍不住不停刷新闻。通讯堵塞无法联系到那边朋友的时候真的是急得要死,收到雪碧电话“我没事,房子裂了……啊靠又震了我赶紧跑”的时候眼泪哗啦啦的掉。

    什么也没做,除了捐款。还有维恩帝里的那首镇魂歌。

    虽然痛不及其千万分之一,但因为自己能够比健全的人稍微理解那种肉体上的深入骨血的痛,所以有点感同身受,所以只要稍微想想他们受的罪,就忍不住难受的要命。

    下午两点半,我正在画的图崩了,差点哭出来,修了好久终于找回来了。两点半。

    虽然是写在今天,但绝不是只有今天才会想起。除了对那些可敬可爱的人表达谢意,还要再次谢谢肉,谢谢老幻,谢谢风息,谢谢小I,这些以各种方式战斗在一线的自己人。

    我的QQ签名还挂着那个蜡烛,我想应该不大会摘掉了。一直亮着吧。就亮着吧。

    分享到: